54岁大叔珠峰南坡惊魂:双目失明栽进冰裂缝,腰部幸运被卡住躲过死劫_临沂东方红影院

双赢网官网

2019-07-07

foxy中文版54岁大叔珠峰南坡惊魂:双目失明栽进冰裂缝,腰部幸运被卡住躲过死劫_靳柯刺秦

如何打篮球

人生三大事哪三件

54岁大叔珠峰南坡惊魂:双目失明栽进冰裂缝,腰部幸运被卡住躲过死劫_临沂东方红影院

  贾林昌登顶成功。  错峰出行登顶成功  经过了耐心等待,好天气来了。

“大家都花钱购买的天气预报,收到的信息也差不多”,但“美国队选的23号,大家一看,美国队都选了23号,他们的天气预报肯定准,于是哗一下,大家都选择了23号”。

而让贾林昌庆幸的是,自己的领队决定,提前出发。“当时已经考虑到了22、23号有可能堵车,所以决定在20号登顶”,领队提前一天通知大家冲顶,于是,在经过一天慌忙的筹备后,贾林昌和另外7位队友,加上8人协作,出发了。“提前两天的代价就是18、19号的天气要艰苦一点,包括登顶的20号那天是大风。

但上去之后我们发现只有自己一个队,特别高兴。

”  5月19日晚上9点出发,5月20号早上8点过,贾林昌冲顶成功,在21号从C3到C4营地的下撤过程中,贾林昌遇到了上山的大军。“我就坐在那,给我认识的人拍照,过来一个我就拍一个,还剥好糖给他们吃”,错峰出行让贾林昌和队友非常庆幸自己选择了提前出发,下撤途中,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如蝗虫般涌来,贾林昌还是有些心慌,“那天感觉到肯定有麻烦事,安全锁要换位置,只能一个一个挪,还好我是是在C3营地遇到,但也能想象到山顶遇到堵车的惨状”。  贾林昌的心慌并不是没有理由,就在他下撤后不久,上山的队伍遭遇了大堵车,多名登山者在这次堵车中身亡。其中,54岁的印度女子库尔卡尼在8000米以上的“死亡区”经历了长时间的排队后体力耗尽身亡。还有一名爱尔兰登山者海因斯在接近峰顶时滑倒身亡。而这两个人,贾林昌都有过接触交流。他曾经到印度女子的营地吃过饭,打过照面,而爱尔兰登山者曾到他的营地做客,有过交流。“印度那个体力根本不行,我们都觉得她是来送死的”,贾林昌说,当时在大本营的时候这位印度女子状况就很糟糕,走得很慢,“她的体力和身体状况根本不支撑她去冲顶”。  下撤途中双眼失明  虽然错过了堵车大军,但贾林昌在下撤途中却遭遇了另一个意想不到的意外。在冲顶后,其中要拍一张照片是需要摘了眼镜和面罩,证明自己登顶,结果他把眼镜取下来之后一直抓在手里,忘了戴回去,造成了双眼失明。“当时在顶峰的时候就感觉到,一闭眼睛,冰凉的,像冻住了一样”,他在8700米左右开始视线模糊,“大概15米距离眼前白茫茫一片,但是还是能看清道路,能自己下,但到8500的时候就彻底看不太清了”,当时向导以为是高反,把氧气旋钮开大了两档,摇晃脑袋,把衣服解开,想让他清醒,但丝毫没有作用。  有一段50度左右的坡,一般是用下降器下山,但双目失明的贾林昌只能是左手抓绳子,腋窝压住,右手撑地往下滑,后来裤子磨破了,羽绒都不在了,下山用的时间比上去的时间还长。“当时能见度估计只有3米内能看到黑影”,在接近7900米的地方,由于看不见路,他还掉进了冰裂缝,险些丧命,还好卡在腰部被协作拉了上来。  “当时求生信念特别强烈,我一定要回到C4,因为如果不回到C4就意味着死亡,不是冻死就是饿死。”贾昌林说,在冲顶期间,有很多队友一张照片都没有拍到,因为相机放兜里被冻住了,拉链拉不开,而自己备了几个小相机,拍到了很多精彩镜头,但遗憾的是,双目失明后行走的那一段,没有任何留下任何照片和视频。  目睹女登山者滑坠遇难  5月25日,另一名中国登山者、凯途登山队中方队长汝志刚安全返回加德满都。这是汝志刚第一次登顶珠峰,然而却是让他终生难忘的一次经历。在登顶过程中,他看到有人患上雪盲症,直升飞机将其吊了下来。  汝志刚说,5月21日晚上7时许,所有等候“冲顶”的队伍都出发了,当时预测最佳的冲顶时间仅21-23日三天,“四号营地出发就已经开始轻微‘堵车’”。  经过一个通宵徒步,5月22日凌晨5点,汝志刚地道8700米的希拉里台阶下方,“这是一个小山峰,所有人在山脊线上行走,是一个单行道,上和下都经过这里。”  汝志刚到这里时,被堵了一个半小时,然后才登上8800多米的台阶,这段距离在平地上只要7-8分钟。“这时正好堵车了,因为第一批登顶的队员要下来,两端的人堵在了台阶上。”汝志刚拿手机拍下了“堵车”的状况,“下山的人堵了3个多小时,当时非常寒冷,现场寸步难行。”  22日上午7时26分,汝志刚登顶后停留了半小时,下山至希拉里台阶再次“堵车”。等候一个半小时后,人群缓缓行动,“走到希拉里台阶中部,又堵车了。”  这一次“堵车”,所有人半蹲在一片冰壁上,一个斜坡让人直不起身。“半蹲一个半小时,双腿已经发麻。”汝志刚说,这时大家都希望有经验的向导站出来,像交警一样疏通一下交通。  “最后有人站出来,让登顶的人先下。”汝志刚说,这时下山的状况多了,缺氧和体能耗尽的情况出现,一名女队员在8700米处已经耗尽体能,嘴里说着胡话。  路过这名女队员,下行100米,突然前面一名男子“哇”地大声叫起来,“我看到一块黑色大石头向我滚来。”汝志刚说,他双腿跳起来,石头从双脚下滚过去,他才发现是刚刚那名女队员。

  “我和她在一根绳上,她被绳结停住后,我也被绳子绊倒,羽绒服被她的冰爪扎了几个洞,还好人没事。

”汝志刚说,这时他和向导才谴责女队员的向导来施救。

  5月23日,在二号营地休息中,汝志刚得知这名滑坠的女队员已经遇难,是一名印度的登山者。

  南坡管理相对混乱  这次攀登珠峰,成都大叔贾林昌有一位队友在十年前登过北坡,今年为了庆祝十周年来攀登南坡,“南坡相比之下更危险,更容易死亡,更累,线路曲折,坡度陡,危险性大。

北坡冰岩混合多一点,但危险系数相对较低”,这位南北坡都攀登过的登山者这样比较南坡和北坡的区别。

  尼泊尔这一侧的南坡难度相对较大,价格却比中国西藏一侧的北坡便宜。

据了解,南坡冲顶大概花费在30万人民币以内,但北坡冲顶费用一般是40多万。

  每年5月中旬至下旬,由于天气较好,被视为珠峰的“黄金冲顶期”。

对此,相关部门对进入珠峰核心区的相关事宜早有规定。

  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规定,从2018年开始,专业登山队员和满足条件的探险爱好者,每年进入珠峰核心区的人数应被严格控制在300人左右,而且仅限春季登山,别的季节是不能进入珠峰核心区的。

  而位于珠峰的南坡一侧的尼泊尔,为了保证珠穆朗玛峰的登山安全,降低登山死亡率,在去年一月明文规定:禁止独立攀登者攀登珠峰以及其国家境内的其他的高峰,此外,规定里还禁止双腿截肢的残疾人和盲人登山者进行攀爬。

外国登山者必须在一名向导的陪同下进行登山。

  然而,如今向着珠峰前进的登山者队伍中,大多数“登山客”都不具备足够的高山经验,让这项运动的风险进一步升高。

  据尼泊尔旅游部门公布的数据,仅2017年,尼泊尔政府共发放373份登山许可证。

一些职业登山家发现,攀登珠峰的活动中掺杂越来越多的娱乐味,一些甚至从来没爬过山的人都跃跃欲试。

而一些不负责任的登山公司则不论客户是否有资质,都一律接待不误。

  珠峰南坡的“管理有点形式化”,刚刚攀登回来的贾林昌有着切身感受,他说,每个人都可以拿出一个合格的体检报告,一个丰富的登山经历,“但真假不好说”,“比如自己的资料交过去之后就ok了,也没有复检或者审核”。

而在现场,还有很多人一看都不是能登山的,也在登,包括那名丧生的印度女子。

这暴露出管理的混乱,但他也感叹,“登山也是比较个人的事”,你交了钱执意要登,别人也无法阻止你。

封面新闻记者陈羽啸田雪皎燕磊(责编:李强强、章华维)。